總結論

  現在給大家再作一個總結,把金剛經的重點重複說一遍,希望大家注意!善現啟請第二分,重點在善護念,由凡夫到成道之路,聖人與凡夫同一個修持的方法,善護念,要善於護念。怎麼護念?應無所住,不生法相,如如不動,不取於相,就是內心平靜的這一念。
  護個什麼念?第三品大乘正宗分已經給我們說出來了,學佛就是證道,釋迦牟尼佛及一切佛所證的,那個最高的境界叫涅槃。涅槃不是死亡,涅槃是圓滿,不生也不死,不來也不去,永遠是清淨。縱然在動亂中,也在清淨,如如不動。所以得道境界就叫做涅槃。第三品告訴我們,沒有一個方法可使一切眾生皆入涅槃中,因為自性自度,佛也不能度你。神仙與佛,不過是自度的過來人;一切明師只是把整個經過的經驗告訴你。人畢竟要自度,一切眾生皆要自度,所以涅槃無法。
  曉得涅槃無法,那叫我怎麼修行呢?善護念。不要忘記了,真正善護念,不住於相,就到達涅槃,此外別無他法。
  第五品如理實見是見如來;怎麼見呢?佛告訴大家,不要有一個身相,學佛最困難的就是離不開身相這個肉體,所有的功夫都在肉體上轉,都是著相。所以說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,若見諸相非相,即見如來。首先要去身相,身相不去,就是我相不去;我相不去,有我就有你,有他就有人,人相不能去;人相不能去,壽者相不能去,眾生相不能去。我們大家學佛就要反省反省,不要說四相,連一相都去不了!恐怕四相還會變八相,八相變十六相,相相皆全,然後變成眾盲摸象!所以啊,要見如來先去身相,身相滅去了,即可見如來。
  因此第六品告訴我們,身相去掉,然後再去心相。有心相就有法相,觀念一搞不清楚,不管你打坐也好,做其他功夫也好,統統在心相上造一個法相,大家都在那裡欺騙自己,以為在修道,做功夫,其實自己只不過都在心中製造意識法相而已!所以佛告訴我們,汝等比丘,知我說法如筏喻者,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。一切法皆不是法,我說的法就像過河的船,過了河,船要去掉,還抓住一個佛法當作是正法,就是法不能捨。
  接著第九品一相無相分,告訴我們真正的佛法,要能夠去掉身相心相,不生法相,自己心裡不製造出來一個法相,不造妖捏怪;像禪宗祖師罵人的話,自己劃一個怪相,以為是道是佛。或者像丹經道書上說,得嬰兒了,裡頭畫一個小孩,等一下從頂上出來,一天到晚還要十月懷胎,多辛苦啊!或者是一顆明珠一顆丹,圓陀陀,光爍爍,那是醫院裡胃鏡下去了,再不然就是得癌症啦!裡頭真有顆丹還得了嗎?這些說法只不過是表達一個意思罷了,你千萬不要著相。得道,得個什麼?無所得!最難就是無所得,一切無所得,不住法相。
  到了第十四品,離相寂滅分,真正的學佛是高度的智慧,第一波羅密,至高無上的智慧。什麼叫第一波羅密?真智慧無智慧,就是老子說的大智若愚,有個智慧的境界,那就糟了。真正的智慧也就是中庸:「上天之載,無聲無臭。」沒有思想,沒有憂慮,既無煩惱亦無悲,覺性清淨,這是第一波羅密,真正第一等成就的最高智慧。智慧是成佛的方法,成佛的工具,金剛經所講的,就是第一波羅密,成佛的工具。
  然後到了十七品究竟無我,到了究竟無我這一分,他告訴我們真正成佛的工具是什麼,世界上做任何一個東西,都要具備工具,我們要想成佛,工具是什麼?智慧!第一波羅密,即非第一波羅密,是名第一波羅密。你說,我智慧很高,自恃聰明,那你就是第一等笨人。怎麼樣才是第一等智慧呢?言語道斷,心行處滅,到這個境界無思無慮,是第一波羅密。以這個方法來求佛,學佛,成佛,就對了。
  佛開始已經告訴我們應無所住,到了第十七品,佛再次提起來,第二種說法,又說無住無相。空,無住,無相,是般若的三法印,也就是空,無相,無願,三個大要點。但是金剛經一字也不提空,既然無住無相了,自然空。空與不空,都是落兩邊的話,所以不提;只說無住無相。那麼到了無住,再重複吩咐我們,人生修道,證道,為什麼不能成佛?因為首先身見去不掉,總覺得有我,有這個身體,把身體看得很牢。去身見,去世間之見,把物質世界,空間的觀念,身體,佛土觀念,統統去掉。連西方極樂阿彌陀佛國土,東方藥師如來國土,以及世間法構成的世間國土觀念,統統去掉。換句話說,把所有時空的觀念,身心的觀念,統統放下,要這樣來修持才行。
  第十八品一體同觀,三心不可得。第二種方法當中告訴我們,你要從自己心理上檢查,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,不可得的也不可得,是名不可得,不可得就是不可得!
  過去的已經過去,未來的還沒有來,我們剛說現在心,我們心裡想現在,已經沒有了,過去了,如夢如幻;所以說,我們眾生的煩惱,就是因為三心認不清楚。三心兩意的,就像剛才我說在理髮店那兩個老頭子,七十幾歲,七七八八的,喔唷,我還只二十幾歲,那早過去了。過去心不可得,他還要回想!
  碰到老年人我是最怕的,只好靜靜的做聽眾。他說當年怎麼樣,過去怎麼樣怎麼樣,都是這樣。越老越想起當年事,我當年怎麼樣威風,怎麼漂亮,怎麼了不起。今天說一遍,過幾天來了他以為自己沒有說過,說的又是這一套。所以年輕人碰到老年人,天呀,實在受不了啊!我都受不了,何況年輕人。
  老年人要有自處之道,老年人最大的毛病,思想上困在一個法相,只想當年,因為他不敢想明天,明天靠不住嘛!年輕人決不想當年,只想明天,明天又想明天。所以老年人跟年輕人坐在一起,一個光想過去,一個光想未來,怎麼能合得攏呢!所以我們修道的老年朋友們,年紀到了光想明天好了,明天沒有地方去,就去西方極樂世界嘛!永遠有明天,不要想過去,過去心不可得。
  年輕人也要注意,未來心也不可得啊!你將來如何如何,你將來怎麼樣!你將來跟我一樣,也是老頭子!你將來難道不變成老頭子嗎?那你就很慘了,短命而去對不對?你要活久一點就一樣變成老頭子,一樣老太太。那個未來心不可得,不要去想它啦!
  所以真正的佛法最現實,只有現在,現實,現在心不可得,心安理得,此心清淨的很,這就是佛法。三心不可得,隨時研究清楚,過去已過去,未來且莫算,剛說現在,現在已沒有了,那就很好嘛!
  你們諸位打坐,說坐不下來,那才奇怪;兩腿沒有盤以前過去了,兩腿盤了以後,管它氣脈通不通,未來心不可得,現在就是盤腿,現在心不可得就好了,不就安下來了嗎?可是大家打坐修道,貪心大得很哪!專想那個未來不可得的,硬想得到它!想自己的臉要像阿彌陀佛那樣面如滿月,頭頂放光,這裡長個眼睛,三千大千世界都看得到,都是在那裡幻想!這不是自找麻煩嗎?
  青年同學注意!我一聽到你們年輕人學佛,我頭就大了,先學做人,能把儒家四書五經做人之理通達了,成功了,學佛一定成功。像蓋房子一樣,先把基礎打好。人都沒有做好,你要學佛,你成了佛,我成什麼?要注意啊!要先學做人,人成了,就是成佛。佛法告訴你的就是這個道理,我所說的,可沒有違背金剛經任何要點。
  三心不可得方法講清楚了,到了第二十二品無法可得分,無法可得,又對你重複說一道,不住一切法相,你有法可得,住於法相,已經不是道了。是無法無得!
  二十六品法身非相,告訴你色相空,佛說一個偈子,若以色見我,以音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見如來。他嚴重的指出來,一般學佛修道的大毛病,不是以色求道,就是以音聲求道。佛告訴你這種觀念,這種方法都是邪道,不能見如來,永遠不能成就。
  接著就是第二十七品無斷無滅分,佛法沒有說空,也沒有說斷滅見的空,所以,空觀與斷滅見都不是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於法不說斷滅相。
  然後最重要的到了,就是三十品一合理相分,如來本體,體相用,成佛之道,法身、報身、化身的道理,一合相的道理。佛固然並不說斷滅相的空,但是,他也不說世間相的有,有是幻有,空是真空。真空不是沒有,因其真空,所以能起幻有世界,是偶然暫時存在的世界。一切有是暫時的,並不是沒有,但不是畢竟,而是「畢竟空,勝義有」,並沒有說畢竟有,勝義空。空是一個境界,一個作用。
  佛開始就講,一個人學佛發願,使一切眾生皆入涅槃,度一切眾生,實在沒有一個眾生可度的。為什麼?眾生自性自度,所以,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如如不動,不住法相。他為什麼說眾生沒有一個是所度,都是靠自性自度的呢?你教書久了就瞭解,教千千萬萬個學生,那一個學生將來學問好,都是他自性自度的,你教他不過是剌激他一下,使他自己的智慧打開而已。千萬不要以為是老師那裡傳了一個咒子,就像針灸的那一針,穴道扎對,就不痛了。他不痛不是你那個針多麼靈光,而是他的氣血走通了,他自己的氣血。所以,那是智慧的傳授,佛說沒有度人;度盡一切眾生,他說沒有一個眾生是他度的,自性自度,個個都是佛,只要你平實的去做。
  怎麼樣平實的去做呢?金剛經開始就告訴你,怎麼樣叫修行?不要忘記了開頭,第一品穿衣、吃飯、洗腳、睡覺,就是規規矩矩做人,老老實實做事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都說完了。他開頭自己擺一個榜樣給你看,他自己穿上衣服,化緣、吃飯,吃完了,洗了泥巴腳,敷座而坐。也沒有一個學生把他位置鋪好,是他自己來安置,弄弄好,敷坐,把位置拍拍平,然後自己上去坐。
  剛剛弄好,吃飽了想休息,那個學生須菩提不讓他休息,就來問問題了。他肚子還沒有消化,只好開始說法,說到今天晚上,總算說完了,這一本金剛經就圓滿了。

    後 記

  有機緣整理懷師所講的金剛經,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,自己獲益之多,真是不可說,不可說。
  很多年前,在一個十多人的社會賢達聚會場合,懷師也講過金剛經;當時由李淑君同學記錄整理,發表於人文世界,後來又集印出版,書名是「金剛經別講」。
  這本「金剛經別講」出版後,懷師曾囑老古公司的負責人,不可再印;但是由於此書頗受青年人的歡迎,所以又一直印了不少次。那時,懷師人在國外(由此也看出作老師的無奈)。
  嚴格說來,那本別講不能算是懷師的講經記錄,應該說是李淑君同學聽懷師講金剛經的心得著述。改一下書名,改一下作者的名字,一切就對了。
  為了這個原因,重新整理懷師的金剛經講記,成為近年來推動的計劃。要整理出懷師所講的才對,沒有他人的意見。
  袁居士,王居士等,先後曾有整理的心願,他們文筆都好,又是懷師二十多年的常隨眾,結果都因故而作罷。當時古國治同學正在忙於圓覺經的整理,周勳男同學忙著宗鏡錄及其他幾本書;還有些同修同學們,也各自忙著,無法抽暇;最後,只好由我濫竽充數了。
  那段時間,為了老古公司文字的事,我經常來往於海峽兩岸;也從一年多前,行囊中就開始帶著這些稿子,旅途倒也頗不寂寞。客次夜深人靜時,燈下翻閱,真是一服清涼劑,洗刷了白天事務上的煩擾;那個滋味是很難描述的,境界卻是充滿了歡喜讚嘆的!
  今年的三月,終於完工了;整理告一段落,行囊也輕了。四月初我再往北京,在港停留的機緣,我就將此事稟報懷師。當時我不停的說著整理這本講記的感受,自己又是多麼的受益等……我更不斷的讚嘆著講得多麼好!多麼好!多麼好!
  我之所以不停的嘮叨,是有原因的;因為懷師對於出版他的講演記錄,一向并不積極;有時甚至還打破鑼!關於這個情況,接近懷師周圍的人都很知道。懷師常說,三藏十二部佛都講完了,還說什麼?都是多餘!既說了也就過去了,還出什麼書!
  大概我來來去去不斷嘮叨這件事,使懷師心有不忍;也許是他對我的嚕嚕囌囌心生憐憫;總之,這一次懷師聽到我的嚕囌,忽然很意外的提出來一個書名「金剛經說甚麼」!
  啊!懷師終於答應出版了!我當時真是興奮莫名!
  接著,一件極不平常的事發生了,使我對金剛經有些體會。
  四月廿七日下午三點多鐘,我從北京搭機到了香港,由停機坪坐巴士到機場大樓,再乘扶手電梯預備入境通關。正當電梯行進時,上面突然有人大喊:「下去下去,人太多了!」於是人群開始往下走,剎那間,我被人群擠倒了。
  當我明白過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坐在已經靜止的電梯台階上。我閉著眼,渾身并無痛楚,想著我大概是死了吧!也好!死了就死了,心中好像也沒有什麼。
  這時忽然聽到有人說:「她在流血呢!」同時我也感到手帕在我胸前擦拭。
  我微睜了一下眼,看見血從頸上流到胸前;我又閉上了眼,不去理睬,空掉這一切的事,空掉身體。我為什麼要這樣?自己并不知道,好像只是順應自然而已。
  那時,我心中清清楚楚,平平靜靜,「善護念」在腦海中閃了一下,就這樣護持著吧!管它是不是護持著呢!我照樣回答他們的問題,告訴他們香港素美的電話……有人用輪椅推我出關,取行李,去醫務室包紮,再到伊莉莎白醫院急救……我隨意護持著心念不動,不去想任何事,或任何問題,既無歡喜也無悲,平平淡淡……
  雖怪血流如注!原來頭破了,幸未傷及頭骨,醫生說要縫五針,又說頭上不能打麻藥針,就是這樣縫!
  一針扎到頭皮傷口上,我突然痛得大叫起來,心中刮起了狂風巨浪,原來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凡夫,原來真刀真槍時,我是一個真凡夫!
  「醫生啊!」我喊道:「你的針一定生銹了,請你先把針磨一磨吧!」
  縫我的人不理我的話,站在我前面的一位男護士,扶著我的頭,用廣東國語說:「你現在還開玩笑啊!我們的針很好呢!縫針的小姐手術也高明哩!你不去想就不痛了嘛!」
  一句話點醒了我,想起來金剛經中佛被歌利王割截身體的時候,無我相,無人相……佛對害他的人尚且如比慈悲,現在縫我的人是救我啊!也不過是針扎而已啊!快丟掉一切相吧!
  我不知道自己丟掉了多少,反正,後來縫的四針就沒有那麼痛了,也許是……那個針已經磨得光滑鋒利了吧!
  這件事過去一個多月了,不管它是否已完全過去,反正人的一生都是大苦不斷,小苦連連。人生的苦,也許只有在苦中解脫;古來禪師們所說,必定要大死一番才行,大約也是從苦中才能明白的意思。所以,沒有苦又怎麼去解脫苦?沒有苦又怎麼能離苦得樂呢?
  懷師在書中說:不苦就是樂。

         劉雨虹  記
         一九九二年六月三日台北 

View my Auction


創作者介紹

wajala

waja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